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王铁牛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弘扬伟大民族精神的精心之作

2014-12-24 16:59:03 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姜士林
A-A+

甲午之殇(油画) 200×350厘米 王铁牛 晏阳

浑江作证(油画) 200×280厘米 王铁牛

  1894年的甲午战争已经过去120年了,但深深埋在中国人心头的甲午战争之痛,丝毫未减;长久积蓄于国人心中的发愤图强之志,更加坚挺而强劲!当此之际,画家王铁牛、晏阳先生贡献出了历史油画大作《甲午之殇》。

  画作既是哀痛甲午民族之殇、国家之殇,又大展了中华民族无所畏惧,誓死抗击日本侵略者和一切侵略者的气魄;画作之中,致远战舰劈风斩浪、前进不已的姿态,是数千年潜于中华民族心中的自尊、自爱、自强民族精神的象征,是国家励精图治、维护世界和平力量的最深厚的源泉。我久久地凝视着画作《甲午之殇》,那恍如一篇立意高远、语调铿锵、言辞有力的祭文,它饱含着两位画家炙热的爱国情感,渗透着中华同胞对致远舰的礼赞。画作在人民大会堂展示,成为“铭记历史珍视和平美术作品展”的亮点。

  艺术家的责任

  反映民众的所思所想,表达民族的愿望,表现民族的精神,鼓舞民族奋发向上,这是艺术家的责任。对甲午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的灾难,对甲午战争所激励起来的中华儿女一百多年来励志报国的崇高志向,长久地积蓄于王铁牛、晏阳两位画家心中。甲午战争中许许多多刻骨铭心的历史画面时时萦绕在他们的眼前。

  1894年7月25日(农历甲午年六月二十三日),拂晓,北洋水师的两艘战舰在朝鲜半岛附近海上接应两艘运兵船,突遭日本联合舰队的截击,日本违反国际法、在中日两国没有宣战的情况下发动了突然袭击。两艘战舰负伤败逃,一艘运兵船被击沉,船上近千名清军大部遇难。他们是清政府应朝鲜请求,派来协助朝鲜政府镇压东学党起义的兵员。中日甲午战争由此开始,日本侵略者开始了侵略中国战争的行径。

  甲午战争的结果,刺痛了两位画家的心。经过明治维新,日本野心勃勃、穷凶极恶地向海外掠夺进入世界帝国主义行列的血腥资本。暴虐的日本强盗,以卑贱的手段打败了老态臃肿、正往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越陷越深的腐败的清王朝。1895年4月17日,清王朝政府屈辱地与日本签订了《马关条约》。条约规定,中国把辽东半岛、台湾和澎湖割让给日本,赔偿日本白银两亿三千万两等条款,使中国社会彻底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两位画家从《马关条约》屈辱的字眼中,仿佛看到了日本强盗的贪婪、残暴和恶毒的狞笑。

  两位画家痛定思痛,他们从甲午之战中看清了日本侵略者的穷凶极恶,看清了腐朽的清王朝必然崩溃的历史趋势。但使他们更充满对现实与未来坚定信心的是,他们从甲午之战中,看到了数千年中华文化所孕育出来的中华儿女不惧邪恶、不怕牺牲、舍身报国、追求美好未来的伟大爱国情操,这是今天的社会主义价值观得以形成的最丰厚的文化源泉,这是民族复兴、国家富强的希望所在。这激发了他们创作的激情,他们把敏锐的创作目光投向了甲午海战,创作出了充满令人深思的《甲午之殇》。

  永不沉没的致远舰

  整幅画作通过对已载入史册的北洋水师致远舰的气势宏大、气魄冲天的刻画,生动地昭示了中华民族不屈不挠、无所畏惧的民族精神。

  1894年9月17日,在鸭绿江口大东沟附近的黄海海面,北洋水师遭遇日本舰队突然袭击,旗舰被击伤,致远舰升起旗帜吸引敌舰。在日舰围攻下,致远舰中弹起火,船身倾斜。管带邓世昌鼓励全舰官兵“吾辈从军卫国,早置生死于度外,今日之事,有死而已!”毅然驾舰全速撞向日本主力舰吉野号,决意与敌同归于尽。途中遭敌炮火沉没。邓世昌坠落海中,随从以救生圈相救,被拒绝,爱犬游到邓世昌身旁,衔臂相救,邓世昌毅然按犬首入水,和自己一同沉没于波涛之中。邓世昌牺牲后举国震动,清廷主战派光绪帝垂泪撰联“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壮海军威”。

  两位画家把对邓世昌及致远号全舰官兵的崇敬之情寓于画笔。在画作中,通过对致远号铁甲舰的塑造,讴歌了邓世昌及全舰官兵舍生取义、为国慷慨捐躯的伟大爱国主义精神,谱写了一首高扬中华民族精神的赞歌。

  在构图布局上,画家大胆创新,选择致远号的舰首作为画作的主体形象,几乎占据了整幅画面,邓世昌及水兵们屹立于舰首与舰身浑然一体,时间节点则凝固在战舰中弹行将倾覆的瞬间,化作历史的丰碑留给观众不尽的感叹、敬畏及联想。画家对致远战舰的细节刻画简练精当。战舰铁甲厚重而有力,战火映红了铁黑色舰首一侧,漆黑的钢铁舰身上铸有龙徽,一条昂首飞腾的龙,那是中华民族神圣力量的象征;龙徽与下端舰身上的粗壮铁锚排列一起,更显出致远号的威武壮观。舰首甲板上,致远号官兵面临战舰即将下沉,仍然坚持战斗,各具神态动势,更表现出邓世昌与全舰官兵卫国保疆、誓与敌舰同归于尽的大无畏精神。

  画面大胆采用红与黑为主调,红色象征着残酷、壮烈,是血与火的固有色,黑色象征着凝重、死亡和庄严,色调的选择和表达有力地衬托了主题。

  画作浓墨重彩,大有水墨韵味,既是写实的需要,也是虚与实相衬的需要。致远战舰漆黑的舰身与天空中弥漫的硝烟、火红色炮火,与大海卷起的铅白色巨浪相互映衬,相互对比,既表现出战争气氛的浓重,同时更衬托出了致远号战舰力量的深沉。

  致远号在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中秋时节,傍晚时分,战火依然剧烈,漫天滚滚黑色硝烟,与乌云相混,显出战事的残酷;致远舰从一片片炮火的包围中冲出,在与狂风巨浪的搏斗中,高高挺起舰首,无所顾忌,奋勇前进,更是一种昂然向上民族精神的象征。把握住致远号的动态刻画,由此而展开画作全局,完美表现主题,是此幅画作的亮点。

  画家对致远号战舰的精细刻画,对色彩的衬托,虽不能说是画家的专意拟人画法,但画家把邓世昌以及致远号全舰官兵的英雄风貌熔铸于铁铸钢打的铁甲舰之中,与战舰高昂神态融为一体的艺术表现效果,以物寓情,情也真,意也浓,就使致远战舰成为全舰官兵舍生忘死、护国保疆精神的象征。战舰带有浓浓的人格化气息,就是必然的艺术效果。其中,也包含着画家对邓世昌与北洋水师官兵的崇敬之情。

  但北洋水师将士的英勇,却被清政府的腐败抵消了。且不论政治经济的腐败,只就贪腐购进的炮弹竟然打不响、没装炸药而言,败阵就成必然!岁月已过两个甲子,几多风雨几多风暴,那官员贪腐的时代、积贫积弱的时代过去了,“天翻地覆慨而慷”,而今,中国人民满怀豪迈之情,正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勇前行。

  英勇无畏的致远舰,人民心中永不沉没的致远舰!两位画家塑造的致远舰,像一座历史丰碑将永远存留在人民的心中。

  弘扬民族精神是现实主义艺术的主旋律

  历史画巨作《甲午之殇》,以撼动人心的艺术形象,追溯了一百多年前的甲午国耻,充满激情地赞颂了那些为捍卫国土、为捍卫中华民族尊严而不惜牺牲生命的先烈。读着《甲午之殇》,回想中华民族一百多年来所走过的道路,犹如大海航行,过险滩,穿巨浪,颠簸起伏,就是因为有前仆后继、英勇顽强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人民群众才取得了民族民主革命的胜利,踏上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路。

  《甲午之殇》成功地弘扬了中华民族精神,这和两位画家深厚的艺术功力,全面的修养以及多年来坚持现实主义创作方法是分不开的。在当代,坚持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就是要深入到民众之中,从历史和现实的实际生活中,去挖掘那些最能影响人民群众思想情感、心理状态特别是那些鼓舞人民群众不断前进、不断开拓新境界的素材;对绘画艺术来说,在艺术创造的过程中,经过艺术的提炼,使这些来自实际的素材成为具有典型化意义的创作题材,画家由此而创作的艺术作品,就不仅能真实准确地反映客观实际的外在面貌,更能发掘描写对象的本质特征,表现它的内在精神。历史或者是现实重大题材的内在精神最主要的是表现为民族精神。弘扬民族精神,就成了当今艺术家创作的重要使命。

  王铁牛、晏阳都是中年画家。他们的青年时代,主要是在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度过的。他们目睹了现实主义绘画艺术对于推动社会主义文艺的繁荣和发展、对于促进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积极作用,潜心学习老一辈坚持现实主义艺术创作经验,以最旺盛的精力投入了警醒世人历史画的创作,都取得了社会公认的成就。

  在艺术发展的道路上,他们得到了老一辈艺术家尽心尽力的教诲。王铁牛的父亲是当代现实主义中国画名家王盛烈。王盛烈生活的时代是中华民族历经磨难、追求民族解放的时代。民族灾难和自身的经历使他始终把个人的命运与祖国的命运相系相连,他以现实主义的艺术创作卓越地表现了20世纪中华民族经历的苦难、抗争和奋起。王铁牛在艺术上的成长经历深受父亲的影响,他不但继承了父亲的艺术基因,受到良好的艺术熏陶,更在父亲的耳提面命下走上了现实主义艺术创作道路。最使王铁牛难忘的是《浑江作证》这幅画的创作。那是2001年初春,王盛烈获知了日本侵略者残暴杀害中国无辜百姓的一桩罪证。日寇占领东北后,为防止东北抗日联军在吉林浑江地区渗透于民众之中的抗日活动,以各种毒辣手段逼迫浑江沿岸村民迁移,制造无人区。1935年12月12日,日本强盗在吉林省桓仁县夹皮沟村,就毫无人性地把男女老少三十六名村民逼入浑江,溺亡于冰窟窿之中,制造了“浑江双十二惨案”。王盛烈把日寇这一滔天罪行告诉了儿子,在儿子心头立即燃起了悲愤的怒火,他决心以艺术的武器,将这一事件表现出来,揭露日本军国主义的罪恶,警醒世人。没过几天,当时已79岁的王盛烈即与儿子同赴夹皮沟调查、采访。回来后,王铁牛与父亲商议后,自己又赴夹皮沟采访。在江边留下足迹,在村中找到幸存者,找到遇难者的后人,也寻找到村民当年的生活实物并画下了素描。在父亲的精心指导下,2001年9月,他完成了表现这一题材的巨幅油画《浑江作证》。这幅画作,作为爱国主义的教材深为广大群众喜爱,收到良好的社会效益。

  上个世纪50年代,王盛烈创作的《八女投江》是美术界表现重大革命历史主题的中国画人物画的重要作品,至今享誉遐迩。在创作中,王盛烈冒雪深入长白山抗联根据地,体验当年生活的艰苦,努力再现画中每个人物的真实形象、动势,真实的环境、氛围、服装、武器等等细节,使作品强烈地表现出抗联战士英勇不屈、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作为现实主义力作,这幅画带动了大批新人,开启了60年代中国画新人物画创作高潮。多年以后,王盛烈的儿子王铁牛完成了经典作品《浑江作证》,以及他的一系列历史画创作。鲜明地展示了他要继承现实主义的艺术传统的决心,继续扛起父辈现实主义艺术的这面旗帜。父子艺术家用自己杰出的艺术实践和感人的作品诠释着爱国主义情怀和正能量,成为中国美术界一段佳话。

  《浑江作证》完成后,当记者采访王铁牛时,他说:“画,画完了,良知交给我的任务完成了。我只想说一句话,以油画重温历史,是为了告诫人们,勿忘过去,勿忘历史,发展才是硬道理,只有国家强盛了,‘浑江双十二惨案’才不会重演。”话语简单,但很赤诚。当年王盛烈的现实主义创作,不也是为了告诫人们勿忘过去、勿忘历史吗?

  王盛烈是上世纪60年代形成的“关东画派”的创始人,他对这个画派逐步形成坚持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关注人生、关注历史、作品主题鲜明、色彩浓烈的画风影响很大,培养和造就出了一代代新人。与王铁牛合作《甲午之殇》的晏阳,就是关东画派的骨干之一,是在现实主义创作道路上已取得累累成果的一位中年画家。1992年,王盛烈发起并组织了纪念“九一八”事变60周年中国画创作活动。其时正在读研究生的晏阳选择创作《宋庆龄和七君子在1937》这幅作品参加活动。作为晏阳导师的王盛烈,看到这幅画的创作,非常支持。他说,画中“这些人物都是有民族气节的人,很了不起,用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反映这些历史人物就是反映民族精神,这就是主旋律。一个民族的文化艺术,主旋律非常重要。”他又说:“主旋律不是贴政治标签,主旋律是民族精神,是真善美。”20多年过去了,晏阳一直记着老师的话,画出了收藏在国家博物馆的《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等近20幅有重大影响的革命历史题材作品,许多作品荣获了美术界的大奖。如今他和王铁牛合作所创作的《甲午之殇》,更使人看到了现实主义艺术发展的蓬勃前景。

  《甲午之殇》创作的成功,有力地印证了弘扬中华民族伟大民族精神的作品,必然会引起民众强烈的共鸣,受到广泛关注的论证。因为这样的作品表达了民众的心声,民众在作品中汲取了前进的力量。回首新中国成立以来的中国现代美术史,凡是受到民众关爱的主流作品,无一不是弘扬了中华民族伟大的民族精神。正如王盛烈先生所说,弘扬民族精神是现实主义艺术的主旋律。

  艺术最主要的功能就是要通过作品鼓舞人民的创造力。无坚不摧、无往不胜、自强不息、奋发向上的民族精神是创造力的源泉,是推动中华民族发展的强大精神力量。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文艺工作者深入实际、深入生活,坚持“双百”“二为”政治方向,把握时代进步脉搏,体悟群众冷暖诉求,就能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实现文艺工作艺术价值和时代价值的统一。这是对现实主义艺术创作本质特征的重要论断。

  姜士林(作者为中国中共党史学会艺术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会长)

  2014年11月30日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王铁牛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